疾病要闻
快速导航
频道
女性
减肥
育儿
保健
美容
妇科
饮食
中医
肿瘤
资讯
男性
诊疗
呼吸科
心血管
肝病科
更多
服务
问医生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名医在线
简单生活
热门疾病
高血压
阴道炎
肩周炎
脂肪肝
小儿咳嗽
糖尿病
首页 > 资讯 > 疾病要闻

海湾战争疾病疑云揭示,疫苗、沙林、贫铀弹?

2021-02-24 09:49:08梅斯医学

海湾战争想必大家都不陌生, 1990年8月2日至1991年2月28日期间,以美国为首的由34个国家组成的联军和伊拉克之间发生的一场局部战争。

战争结束后的4-14年期间,在战区部署的大约70万名美国和联军军事人员中,约有25%受到海湾战争疾病“海湾战争综合症”(Gulf War illness, GWI)的影响。

GWI是一种慢性疾病,其症状可能包括疲劳、发烧、盗汗、记忆和注意力问题、腹泻、性功能障碍和慢性身体疼痛。这些症状与自主神经系统异常和大脑胆碱能系统功能障碍相当,后者与记忆、选择性注意力和情绪处理等认知功能有关。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可能导致GWI的原因。

1999年,BBC曾报道称,有证据显示,GWI是由用来摧毁伊拉克坦克的(美军A-10攻击机使用的GAU-8A加特林穿甲炮弹药)贫铀穿甲弹碎片造成的。

贫铀(depleted uranium , DU)是铀浓缩加工成核燃料过程中的副产品,其定义是铀-235丰度低于0.711%的铀,主要成分是放射性较弱的铀238,可发射α、β和y射线,又被称为武器级铀。贫铀弹被美军视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超级武器,有“银弹”之称,在海湾战争及去年的科索沃战争中都曾被大量使用。

自1998年以来,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发布了许多退伍军人事务部支持的关于GWI可能原因的报告。由于海湾战争退伍军人暴露在以前的冲突中没有经历过的危险中,多年来疑似罪魁祸首的广泛名单包括战争、杀虫剂或神经毒气暴露带来的身体和心理压力、DU弹药暴露、军队服用的吡啶斯的明溴化丸,战区内感染和毒素的疫苗接种,以及暴露在顺风向的石油和烟雾中,这些石油和烟雾从数百口燃烧的油井中喷出,持续数月之久。

2016年2月11日,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学院(National Academiesof Sciences, Engineering,and Medicine)医学研究所(IOM)发表的新报告指出,虽然在1994年和2014年之间,联邦政府在针对海湾战争退伍军人的研究中资助了超过5亿美元并产生了许多发现,但在对健康影响特别是GWI的总体理解方面却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近日,美国得克萨斯西南大学(UTSW)、英国朴次茅斯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一项新研究有新的突破,从爆炸弹药中吸入贫铀并没有导致1991年退伍军人罹患GWI,相反,研究人员认为GWI可能是由于英美军队在历时7个月的冲突中摧毁沙林神经毒剂储存点后,由其释放的毒剂沙林所造成的。

鉴于此前的研究方法采用来测量尿液中的DU,但无法检测到更常见的吸入暴露或口服摄入的少量DU的情况,世界顶级测量铀同位素专家Parrish使用英国皇家学会开发的方法,操作利用多收集器质谱仪检测,计算出因疾病引起的不同暴露水平后随时间推移尿液中发现的DU水平。

在研究的在所有样本中,符合GWI标准病例定义的退伍军人尿液样本的铀同位素比率的分泌与那些和没有GWI的对照退伍军人没有区别。鉴于DU分析的高灵敏度,退伍军人在研究中的代表性及其典型的GWI模式,如果DU是引起GWI的原因,则该研究将在GWI退伍军人中发现DU处于预期水平,但未在对照组中发现DU。

从事GWI研究27年的Parrish表示,这项研究的结果将令许多人惊讶,很多研究者长期以来一直怀疑接触该化学物质可能会导致GWI,研究事实证实了贫铀不会导致GWI。此外,该研究的共同作者UTSW流行病学系主任Robert Haley博士指出,GWI的罪魁祸首可能是接触神经毒剂沙林,1991年1月,当时伊拉克化学武器储藏处被炸毁,导致沙林神经毒气大量低水平暴露,也有可能是联军中的预防虫媒疾病使用的抗神经药和农药。

在海湾战争期间,向科威特和伊拉克南部的目标发射了约300吨的DU弹药,造成了一些友军射击事件以及二次气溶胶暴露,强烈的爆炸释放出可吸入或吞咽的DU细小颗粒,以及较大的DU弹片碎片,这些碎片会嵌入肌肉和软组织中。据信,随后的不良反应是由于重金属毒性以及来自DU的α粒子辐射所致,这些DU集中在受影响者的肺,肾和骨骼中。

退伍军人事务部目前报告说,海湾战争、波斯尼亚、持久自由行动、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新黎明行动的一些退伍军人在被友军击中的车辆中或周围时,可能会接触过DU。在燃烧的车辆附近;接近涉及DU弹药的火灾。在海湾战争中首次大规模使用DU弹药之后,DU产生毒性作用的可能性首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海湾战争以及后来在科索沃、波斯尼亚发生的冲突使平民有可能接触到这种药物,引起了国际关注海湾。

该研究可谓是里程碑式颠覆认知的研究,这些发现基本上排除了DU在引起GWI中的作用,为GWI患者针对于DU的治疗提供了一个删除选项。此外,对在其他使用DU弹药的战区是否引起疾病的国际辩论中也有影响,因为人们最初是由于推测铀耗竭造成了全球重量指数增加而引起人们对这些情况的关注。关于DU与疾病之间联系的问题已经有将近30年的历史,该研究的重大结果有助于消除人们长期以来一直怀疑的GWI病因。

事实上,这也并非是Robert Haley博士首次研究,此前,Robert Haley发表在JAMA Neurol的研究,通过一组基因分析发现,体内分解有机磷酸酯的一种酶的活性较低时,退伍军人的症状往往更严重;患疲劳症和慢性痛的退伍军人更容易在大脑中某个特定区域检查出发生神经纤维损伤的脑扫描信号;而产生认知与行为疾病的退伍军人与接触大量杀虫剂的农民的症状类似。

但随着研究推进,专家发现,美国国防部不承认GWI的存在,坚称老兵所患的是创伤后的精神失调(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患有慢性疲劳综合征和纤维肌痛症等复杂疾病等GWI症状的患者为了让科学界和医学界接纳他们的看法,奔走数年,但却毫无实质性的收获。

此后,美国国会成立了研究顾问委员会“海湾战争退伍军人疾病研究咨询委员会”(RAC),评估退伍军人事务部海湾战争研究项目,并就如何改进这些项目提建议。RAC的成员由退伍军人事务部指派,但是独立进行分析。2008年委员会发表长达454页的报告指出,陈述了海湾战争疾病是一种与化学物质接触有关的典型紊乱,与压力和身心因素几乎没有任何联系。这份报告让公众对海湾战争疾病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即GWI是一种生理上的疾病,而不是心理上的。2001年12月10日美国国防部首次正式承认,参加过海湾战争的老兵确实患有GWI。

尽管承认疾病存在,但病因仍扑朔迷离。此前,英国《卫报》指出,GWI与非法疫苗有关。报道称,美国图莱恩大学的科学家根据一系列新的测试结果,为了防止士兵受到生物武器的侵害,英美两国的国防部曾“非法”给士兵们注射过一种疫苗,而这种疫苗可能就是导致这许多症状的元凶。科学家们发现,患有GWI的不仅仅是那些参加过海湾战争的士兵,还有些去过海湾的士兵也得上了类似的疾病。他们有着相同的经历,那就是都曾接种过疫苗。75,000名英国和美国退伍军人生病的常见因素是一种叫做角鲨烯的物质,军方称用于注射以提高免疫力。这样的行动是非法的。由于存在潜在的副作用,角鲨烯未获得在大西洋两岸使用的许可。

古语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战争会出现大量的难民,难民流离失所,纷纷逃亡。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给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重大损失。第二次世界大战历时6年之久,战争范围从欧洲到亚洲,从大西洋到太平洋,先后有61个国家和地区、20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作战区域面积约2200万平方千米。据不完全统计,战争中军民共伤亡9000余万人,5万多亿美元付诸东流。战争过后,往往极端主义盛行,民族分裂势力四起。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使得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势力崛起,给人民的灾难加重。在伊拉克各种恐怖袭击、汽车炸弹从未停止;在叙利亚“伊斯兰国”组织仍在横行。现代高技术战争的强大破坏力,使得今天的战争区也成为环境灾难区。

对于人类,战争永远都不应该是一个选项。

分享至
相关推荐39精品39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