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快速导航
频道
女性
减肥
育儿
保健
美容
妇科
饮食
中医
肿瘤
资讯
男性
诊疗
呼吸科
心血管
肝病科
更多
服务
问医生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名医在线
简单生活
热门疾病
高血压
阴道炎
肩周炎
脂肪肝
小儿咳嗽
糖尿病
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圣经级预言”将至,拿什么拯救饥饿的人们?

2020-10-21 07:37:42来源:梅斯医学

  10月16日是第40个世界粮食日,活动主题是“齐成长、同繁荣、共持续,行动造就未来”。于1945年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FAO)成立,以这天探讨粮食安全与死亡率等问题。当前新冠大流行期间,全球,特别是处在战乱地区的人们的生活处境随着疫情的蔓延变得更加艰辛。

  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国际食品安全当局网络在今年4月发表报告《 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称,由于战争冲突、气候冲击和经济低迷在2019年导致全球1.35亿人口严重饥饿。这份报告记录了令人不安的趋势:面临粮食安全危机或更糟的人数从2016年的1.08亿继续增加。

  2020年7月13日,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手编写的最新版《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最新预测,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2020年饥饿人数至少新增约8300万,甚至可能新增1.32亿。

  报告还指出,2019年全球有近6.9亿人遭受饥饿,与2018年相比增加1000万,与5年前相比增加近6000万。其中,亚洲饥饿人数最多,非洲饥饿人数增长最快。而根据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ERS)8月10日发布的年度国际粮食安全评估报告也显示,其研究的76个中低收入国家中,疫情对GDP的冲击导致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的人口数增加8350万人至8.4亿,占总人口的22%。

  谈及全球粮食危机必须要提下,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原名粮食援助政策与计划委员会,成立于1961年,总部设于意大利罗马,为全世界最大的人道救援组织。每年,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都会向约80个国家的8000万人口提供援助,是处于全球抗击饥饿最前线、致力于抗击饥饿、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并与各种社区展开合作共同改善营养状况与增强恢复力的人道主义组织。

  除此之外,不健康膳食、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问题也普遍存在。对许多家庭而言,一个关键因素是营养食物的成本较高,导致无力负担健康膳食。健康膳食的成本高于日均1.90美元的国际贫困线标准。即便是最便宜的健康膳食,其价格也是淀粉类膳食的5倍。富含营养的乳制品、水果、蔬菜和高蛋白食品(包括植物和动物源性)是全球各地价格最高的食品类别。

  最新的估计认为,世界上有超过30亿人无力负担健康膳食的成本。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南亚,57%的人口属于这一类别,而其它区域也未能幸免,包括北美洲和欧洲。

  疫情期间的非洲,南苏丹正面临着“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危机”。

  2020年9月18日(当地时间9月17日),中国援南苏丹紧急粮食援助项目交接仪式在朱巴举行。

  在全球(特别是非洲等地区)粮食危机的背景下,一项研究将一种食物——“面包果”重新拉回公众视野,研究者称,用这种食物生产的面粉属于无谷蛋白,具有低血糖指数、营养丰富、蛋白质完整等特点,其也许可以替代淀粉成为现代食品的新选择。

  “面包果”并不是一种新出现的食物,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789年。

  1789年4月,英国皇家学会的库克船长在太平洋岛屿发现了面包果,于是派威廉·布莱船长去采集面包树,希望为西印度群岛的奴隶提供面包果充当粮食。布莱船长驾驶着“邦蒂号”从南太平洋塔希提岛出发,绕经大半个地球,带着数千颗面包树前往西印度群岛的牙买加。在航行的第23天,布莱船长手下的船员叛乱,18名船员被驱逐下船,来之不易的面包树也被扔下了船。不过,3年之后的1792年,生性执拗的布莱船长再次起航,最终成功地将两千多棵面包树栽种在了牙买加的土地上,并成功解决了当时的饥荒问题。

  不过,牙买加殖民地的奴隶们素爱吃香蕉和木薯,而面包果淡而无味、尝起来像没煮熟的土豆。所以起初奴隶们对这种绿色的椭圆形水果并不感兴趣,未能成为他们的主食。但在接下来的50年时间里,面包果逐渐成为了该岛居民的主食。

  如今,在众多太平洋岛屿上,这种“移民植物”是许多餐桌上的一道主食。原因不难理解:就每公顷产量而言,面包果远超水稻、小麦和玉米。格恩收集的面包树品种中有24种的平均年产量达每棵树320千克。一颗3千克重的面包果便足以提供5口之家一餐所需的碳水化合物。面包树在种植后第3年到第5年开始结果,而且并不需要悉心照料。据悉,在波利尼西亚有这么一个说法,即当小孩出生时,应种植一棵面包树,这样便可确保小孩一生无忧。

  2003年,美国国家热带植物园(NTBG)的格恩教授创建了NTBG面包果研究所,并在夏威夷毛伊岛东海岸建立了一个种满面包树的超大果园,其中一些树木现在已有20米高。目前,该研究所正在与一个名为消除饥饿联盟的机构合作,试图让全球粮食短缺的国家接受面包果。

  这一举措意义深远。面包树主要分布在热带地区,而这一区域粮食问题形势严峻。面包果可用多种方法烹煮,亦可磨粉保存;其果肉富含碳水化合物、蛋白质以及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营养价值极其丰富。与大豆相比,面包果中人体必需氨基酸的含量更高,是更优质的蛋白质来源。

  从很多方面而言,面包果和香蕉一样都是人类改造的产物。二者种植历史相似,种植方式也惊人地相似:都是无性繁殖或克隆。然而,市面上销售的香蕉品种 “Cavendish”因香蕉叶斑病肆虐,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更糟糕的是,这一品种的原始祖先不为人知,因此要有效地防治香蕉叶斑病,十分困难。相比之下,面包树的基因库被保存得很好,改进潜力巨大。

  尽管面包果味道平淡,淀粉含量高,但格恩和她的同事坚信,他们可以改变这一情况:通过选种和杂交育种,可以培育出能抵抗疾病和气候变化且味道鲜美的品种。因而,虽然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未来面包果还是很有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大众青睐的。

  由于面包果年产值高(每棵400公斤),加上新开发的组培繁殖方法,其被认为是作为热带地区营养不良人口的主食最佳的候选植物之一。在最近的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体外和体内模型,研究了以面包果为基础的饮食的影响的基础数据。

  结果发现,在酶消化模型中发现面包果蛋白比小麦蛋白更容易消化。用面粉消化液对Caco-2细胞进行细胞毒性试验,并通过细胞因子表达测定其免疫原性,发现面包果组和小麦组Caco-2细胞的免疫因子和细胞因子(IL-4、IL-10、IL-8、TNF-α, IFN-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用一种以面包果为原料(代替标准配方中的小麦)的制成的饲料喂养小鼠(饲料为等热量、同等营养,投喂雄性和雌性C57BL/6小鼠21天)。结果显示,在这些老鼠中没有观察到营养不良、不适、疾病或死亡的迹象。且喂食面包果饲料的小鼠比喂食标准饲粮(小麦制成)的小鼠生长速度和体重显著提高。在体外或体内模型的研究中没有观察到负面的健康结果,面包果粉是现代食品中其他淀粉的健康替代品。

  目前,面包果经常作为土豆的替代品在菜肴中烘烤,蒸,煮,油炸,微波,烤,和烧烤。之前也有很多研究表明,面包果蛋白含有人体必需氨基酸,尤其富含苯丙氨酸、亮氨酸、异亮氨酸和缬氨酸。近十年来,面包果“Ma’afala”品种已在近50个国家种植,是一种优良的粮食资源,其必需氨基酸总含量高于小麦、玉米、水稻、马铃薯、大豆和黄豆等主食。

  通过对面包果淀粉的研究,发现面包果淀粉在持水、持油能力、膨化能力、粘度等方面均优于小麦粉。此外,蒸煮过程对面包果的生物活性成分的影响不大,与有机溶剂相比水是其最佳的提取剂,这也使得面包果在加工食品中成为一种很有前景的小麦替代品。

  那么,结合全球粮食危机大背景,我们做一个大胆的猜测,这种生长在热带地区的“面包果”会不会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解救饥荒的“超级食物”呢?

分享至
相关推荐39精品39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