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健康网
快速导航
频道
女性
育儿
妇科
男科
保健
饮食
性爱
心理
减肥
整形
诊疗
心血管
肿瘤科
图片
服务
39问医生
就医助手
疾病百科
药品通
首页 > 资讯 > 医路同行

三甲医院知名专家号被炒至20000元!号贩子为何屡禁不止?

2019-10-18 医脉通

A-A+

  近日,据媒体报道,北京大学某三甲医院生殖中心挂号APP上显示只能预约该生殖中心妇科普通门诊,妇科副主任医师及以上的专家号均显示“预约已满”,处于无号状态。

  妇科最快的副主任医师号源挂号已排到了两周以后,而想要挂知名生殖专家的号,需要通过“服务费”寻找号贩子“帮忙”。据记者了解,服务费在3500-20000元不等,价格越高,成功率越高,可安排最近的时间;价格越低,则不能保证时间,也不能保证能否挂上。                      

  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禁引得我们思考。

  打击号贩子,两年前已有行动!

  说起号贩子,让人想起2016年1月25日,一段以“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300元号炒到4500元”为题的视频在网上热传,随后引发社会关注。

  视频中,身穿白色羽绒服女孩带着哭声指责医院保安“不作为”,不管号贩子的猖獗,而自己排那么长时间的队却挂不到号:“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朝我要4500(元),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费劲呢,医院挂号的人、票贩子里应外合。

  这段视频发出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当事医院以及北京各家医院都进行了严厉打击号贩子的行动,当地警方也进行为期1年的整治医院号贩子专项工作,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

  然而,不到两年的时间,号贩子重新抬头、依旧猖獗,似乎并没有受到根上铲除。

  铲除号贩子,为何治标不治本?

  号贩子为何如此难以铲除?为何只能治标不治本?

  一是因为优质医疗资源的短缺。

  众所周知,如果单从医疗机构数量和医务人员数量来看,看病难的问题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困难。但当众多的患者集中在一起只追求最优质的医疗服务时,看病难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一方面,较为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在省市三甲医院,甚至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医院;另一方面,很多人对于医疗行业持有质疑且不信任态度,导致看病只寻找最高级别的医疗机构、最优秀的医生,哪怕是在基层就能解决的疾病,也要选择更好的医院。这种境况之下,看病挂号怎能不难?号贩子也因此有了生存的土壤。

  二是因为医疗服务价值长期被压低。

  长期以来,与发达国家相比,医疗服务价值偏低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诊疗费方面更是廉价,在宠物店诊疗费都变为三五百的现实下,如今国内不少医院的诊疗费仍普遍不过二三十左右。而且,目前国内各级医院的诊疗服务收费差别不大,花费差不多的钱,为什么不去更好、更大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呢?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大医院摩肩擦踵,挂号难也成了必然的现象,这就顺其自然地催生了号贩子。

  三是因为需求就会有市场。

  市场经济学上说: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这同样适用于医疗行业的挂号上。在央视一项权威调查中——“您是否会从票贩子手中买号”, 47.84%选择会,然后27.85%选择不会,还有24.31%选择看价格。这样的数字既令人吃惊,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假如大家都不去号贩子手里买号,那也就不可能有他们生存的空间了。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问题是,当大家还都想找最好的专家看病时,号贩子的存在便是必然了。

  消灭号贩子,不能仅靠一阵风!

  号贩子哄抬专家诊疗费用,耽误病人求医问药,严厉打击是必然的做法。然而,仅靠打击一阵风,虽当时给予了严厉的威慑,但从长期来看,一段时间后号贩子也必然卷土重来。尤其是当下,通过手机APP、互联网等挂号,使号贩子的行踪更加隐蔽,打击起来也愈加困难。所以消灭号贩子,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需要从深层次地考虑问题:

  一是继续深入推进分级诊疗制度,让更多的常见病、多发病患者留在基层首诊和就诊,在基层首诊后需要到大医院就诊的患者享有优先挂号权,引导患者有序就诊;

  二是提高医护人员的医疗服务价值,激发主观能动性,改变不同级别医疗机构的服务收费,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让患者在家门口就能看到专家号;

  三是建立号贩子黑名单制度,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将号贩子与医闹处置纳入到各项工作中,严厉打击号贩子,纳入到黑名单管理,限制乘坐公共交通、医保报销、贷款、升职等,给予长期的震慑。

  总之,只有系统谋划、细处着手,从根源上铲除号贩子滋生的温床,才能彻底缓解号贩子抬高号价、患者看病难的问题!

下载APP,每天都能看健康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