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半小时针灸差点要了命……该国要求针灸前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

2019-09-18 07:35:38医学界A+

  事情发生在2天前的新西兰。

  33岁的她为了治疗因手臂和手腕受伤而引起的肩部酸痛与轻微呼吸急促选择了去做针灸。针灸师在她的肩井穴扎了两针。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她感到右胸猛烈的疼痛,呼吸不上来,就好似有股“妖气”在她的肺里盘旋。

  然而,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回家了。

  有因必有果。

  当天晚上,她就被送去了急救室并被诊断为双侧气胸。[1]

  可能,新西兰离你有点远?

  那看看这些身边儿的: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针灸事件都很相似!

  首先,最明显的一点——都扎成了双侧气胸!

  其次,针灸者给的解释大都是——气胸是治疗过程中的正常反应!

  第三,针灸者大都是没有从业资格的“伪针灸师”!

  看到这儿,你还敢随意针灸吗?

  为什么针灸会引发气胸呢?

  要说这针灸和气胸,那可真是“自家兄弟,难舍难分”。

  世界卫生组织官网发布的一篇中国研究显示[2],在201起针灸事件中,气胸是罪魁祸首,共造成了4例患者死亡,针灸部位为肩井穴和天宗穴。

  这两个地方都是极易造成气胸的穴位,将近30%的气胸事件都与针灸肩井穴有关。

  研究还指出,大多数气胸事件是由于在高风险穴位的操作不当所致,尤其与进针的深度有关。

  事实上,在肩胛骨内侧或锁骨中线区域的肺部表面距离皮肤只有10-20mm,是极有可能扎到了肺里的。当针刀刺入过深,空气漏入胸膜就发生了气胸。

  但是,单单刺伤肺脏并不足以导致气胸,大多处损伤都有较长的裂口。这可能是针灸针穿入胸腔后,在操作中改变了针刀的方向。更大的可能则是刺入胸腔的针尖与肺表面的关系随呼吸发生了位移而将其划破,因为伤口较大,大量气体进入胸腔而引起了严重的气胸。

  为啥都说是正常现象?

  针刺不当造成气胸的发生率在所有物理性损伤中占首位。

  我国古医籍中也对针灸气胸有多处记载:

  《普济方》提到:“胸前诸穴不可伤,伤即令人闷到。”《素问·四时刺逆从论》中也有“刺五脏……中肺三日死”之说。

  我国从1954年首次报道针灸气胸个案以来,迄今已报告一百余例,但实际发生的数字远不止如此。日本和西方国家这类案例也时见报道。

  临床医生也经常对某些病人进行胸腔穿刺,但是在无肺组织处进针时并不易发生气胸。

  此外,大部分患者在针刺时常常会感到进针处疼痛不适 ,或胸部有刺痛感。这种现象通常被认为是正常的针眼反应、 刺针透皮疼痛或针刺疲劳。即便出现了气胸,由于裂口立即闭合,损伤小,患者没有明显胸闷、胸痛及呼吸困难等不适感,所以气胸常常被漏诊。

  由此看来,气胸的常见性、高概率的漏诊以及临床上的使用为“伪针灸师”提供了心灵保障。但究其内因,“正常现象”无非只是这些“伪针灸师”们为自己的不合格找借口罢了。

  怎么保护自己?

  针灸都可以发生哪些不良事件?

  针灸不良事件包括:晕针、滞针、弯针、断针、后遗感、烫伤、过敏、感染、组织器官损伤等。其中,晕针最为常见,且后果较轻。

针灸不良事件分布图

  晕针是指在针刺时突然出现恶心、心慌、目眩、头晕乃至昏厥的情况。这时候要立即停止针刺,把针头全部拔出,平卧,头部尽量放低,一般休息一会儿就会恢复。[3]

  气胸则多半在针后半小时至数小时内发作,按严重程度分为轻度、中度及重度气胸。

  轻度气胸一般没有明显的自觉症状,或伴有胸闷气憋,刺激性咳嗽、活动时胸部有牵拉样痛;

  中度气胸表现为胸肋刺痛,胸部胀闷不舒,呼吸困难,持续剧烈的咳嗽,心悸不宁,不能平卧。还可能有相应的肩背部、上肢沉痛及活动受限等;

  重度气胸的症状则包括侧胸背部强烈刺痛,疼痛可以向同侧的肩及手臂放射或向上腹部放射,并出现呼吸极度困难,四肢厥冷,烦躁出汗,神志昏迷等。

  如果是血气胸,还会有呼吸表浅,面容苍白,脉搏细速,血压下降等危急症状。

  背部、侧胸、前胸、锁骨上窝和胸骨切迹上缘的穴位(包括肩井),如果针刺过深或方向不正确,就有刺伤肺脏的可能。

  针刺后不恰当拔罐也有可能导致气胸。

  此外,反复针刺治疗某部位时,也要警惕发生气胸的可能。因为患者很容易忽视单次针灸时候的不适,导致气胸被漏诊。这时候如果继续接受同一部位的反复针刺,原裂口被持续穿透和牵拉,肺内气体逸出更多,慢慢积聚,从而加重了气胸,直到临床症状出现才被发现。

  对于年老瘦弱,有肺气肿等慢性胸肺疾患的病人,在针刺胸背部时更要特别小心。

  针刺导致的气胸多位闭合性气胸,没有特殊后遗症和并发症。

  发生气胸后,要注意清淡饮食,绝对的卧床休息,减少胸廓及肺部活动,避免咳嗽喷嚏。

  还有重要的事情,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选择有从业许可证的针灸馆!选择有从业资格的针灸师!

  回到我们开头的新西兰气胸事件,新西兰方面的处理结果为:

  针灸师没有按照规定向患者解释针灸的风险,也没有让患者签署同意书。

  该针灸馆的针灸师只有接受进一步的安全培训并制定详细的针灸风险说明以及患者同意书后才能重新开业。

  巧了,就在7月25日,全国针灸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和中国针灸学会在京发布了18项针灸标准,包括6项针灸国家标准和12项针灸行业组织标准。

  6项针灸国家标准包括《针灸技术操作规范》中的“芒针”、“腹针”、“毫针基本手法”、“刮痧”,以及《腧穴主治》和《针灸学通用术语》。

  12项针灸行业组织标准则包括《针灸临床研究管理规范》和《针刀基本技术操作规范》等。

  染鹅,这些规范与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

  对比新西兰,我们的处罚似乎通常只停留在了针灸技术本身。

  一个巴掌拍不响。

  作为被针灸者,是否也有义务在接受针灸前了解针灸的潜在风险?

  未来针灸行业的规范化能否与患者层面相结合:在行针前告知患者相关的风险因素并让患者签署风险同意书。

  界友们,你的答案是什么?

精品栏目 疾病热文

精彩推荐

查看更多 >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抢挂专家号,咨询热心导诊MM

在线医院展播

更多
广告
下载APP,每天都能看健康猛料
39健康网-合作-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