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科研发现

人艰不拆,年纪轻轻就得精神病,铁定影响教育、就业和收入!

2019-09-18 00:00:01医学界A+

  

  01 得病很痛苦,精神病人更受罪

  精神障碍是全球疾病负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每年因此损失数万亿美元[1]。特定的精神障碍、药物滥用、精神病、抑郁症焦虑症是造成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损失的主要原因之一[2]。

  精神疾病在全球造成的代价是巨大的。经济评估表明,它在2010年造成的代价约为2.5万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将增加到约6万亿美元[3]。

  虽然精神障碍的直接成本(指与诊断和治疗相关的成本)是相当可观的,但间接成本(指失业和收入损失等无形成本)通常是精神疾病造成的经济负担总额中最大的组成部分。

  横截面和纵向研究显示,药物滥用障碍、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精神病、抑郁症和焦虑症,每一个都显著地与较高的失业率和较低的收入之间存在着相关性。精神障碍会导致工作生涯不正常和永久性的低收入,从而增加精神疾病的总经济负担。

  然而,关于这一主题的大规模研究仍然是有限的,而且,大多数研究集中在社会经济因素在精神疾病发展中的作用。此外,大多数研究没有考察严重的精神障碍是否会导致社会经济地位的长期恶化,以及程度如何。

  这个问题在政策层面上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大多数精神障碍是在25岁之前出现的,大大增加了患者在一生中经济结局不佳的风险。

  02 精神障碍影响就业、教育和收入

  芬兰队列研究得出结论:精神障碍患者的就业、教育和收入都受影响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坦佩尔大学和于韦斯屈莱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近日发表在《斯堪的纳维亚精神病学报》(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4]上的一项研究采用了芬兰全国范围内的队列研究,考察了严重精神障碍与随后的就业、年收入、总收入和教育结局之间的关系。为此,研究人员收集了国家登记处关于精神疾病的信息,以及劳动力市场的全面行政登记数据。纳入本研究的参与者出生于1963年至1990年之间。

  总共有2,055,720人被纳入分析,女性占48.8%。样本的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如表1所示。

  图1显示了年龄在25岁至52岁之间未就业和未完成任何中等教育或高等教育的人所占的百分比。从总体上来看,精神分裂症患者未就业的比例最高(从89%到94%)。被诊断为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的人的未就业的比例略低(从76%到84%);具体来说,酗酒者未就业的比例在60%~70%之间,其他药物滥用者未就业的比例在63%~82%之间,双相情感障碍者未就业的比例在60%~75%之间,抑郁症患者未就业的比例在52%~73%之间,其他情绪障碍者未就业的比例在49%~62%之间,焦虑症患者未就业的比例在41%~59%之间。

  没有任何精神障碍的对照组人群在随访期内未就业的比例处于下降趋势(25岁时未就业的比例为35%,45岁时未就业的比例为19%)。对于大多数精神病患者,他们未就业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在随访期内上升,其他药物滥用者和其他情绪障碍患者除外。

  与没有任何精神障碍的对照组人群相比,14%~17%的精神障碍患者没有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如图1所示。其他药物滥用患者未能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最高(45%~70%),酗酒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在40%~52%之间,精神分裂症患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在43%~54%之间,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患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在30%~42%之间。其他情绪障碍和焦虑症患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大致相似。对于所有精神病患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比例在随访期内呈下降趋势。

  图2显示了与没有任何精神障碍的对照组人群相比,精神障碍患者未就业的相对风险。从总体上来看,25岁至52岁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未就业的相对风险最高。在25岁时,精神分裂症患者未就业的相对风险比对照组人群高出了2.7倍。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患者也有类似的趋势。相比之下,酗酒者在25岁时未就业的相对风险比对照组人群高出2倍,其他药物滥用者未就业的相对风险高出了2.5倍。

  图3显示了不同精神障碍患者的中位年收入和中位总收入。超过半数的酗酒、其他药物滥用、精神分裂症、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或双相情感障碍的人在25至52岁之间没有任何收入或收入很少(不超过1万欧元)。从总体上来看,焦虑症患者的中位年收入和中位总收入明显高于其他精神障碍患者,他们在35岁之前的中位年收入和中位总收入处于上升趋势,35岁以后处于下降趋势。

  图4显示了不同类别的精神障碍患者未完成中学或高等教育的相对风险。在25岁时,精神分裂症、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酗酒和其他药物滥用者未完成中等教育或高等教育的相对风险比对照组人群高出2.60~4.35倍。对于其他非情感性精神病人,酗酒,尤其是其他药物滥用,他们未完成任何中学或高等教育的相对风险在随访期内略呈下降趋势,而精神分裂症患者则有轻微上升的趋势。双向情感障碍患者的这一风险在随访期内呈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

  结论

  所有严重的精神障碍都与未就业率高和未完成学业之间存在着相关性,这就给他们的总收入和年收入造成了重大损失。

  精神健康问题频繁发作的年轻人因为需要治疗而脱离工作或学习的时间较长,进而造成他们退出劳动力市场并扩大收入差距。严重精神障碍(如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在促进社会互动(包括情绪识别和表达)的心理沟通方面存在困难。此外,精神障碍患者还会受到污名化的影响;研究表明,他们在生活的多个领域都会受到歧视,这就造成他们在求学和就业时屡屡碰壁。精神障碍也会降低工作表现,从而导致收入减少。

  中国精神病人的境况也不妙

  芬兰作为北欧的高福利国家,精神病人的基本生活开支还是能够得到保障的。相比之下,中国的精神病人的境况就没那么好了。据统计,目前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有1亿人以上,其中重度精神疾病患者超过1600万人,并且有逐年增多的趋势。出院后的精神障碍患者就业率只有15%~30%。我国依然面临着精神疾病的复发率、再住院率和致残率高等问题,从而导致精神障碍患者很难重返社会,独立生活,也造成人们对精神障碍患者缺乏应有的理解和同情。

  参考文献

  [1]Whiteford H, Degenhardt L, Rehm J et al.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mental and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3;382:1575–1586.

  [2]Abajobir AA, Abate KH, Abbafati C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disability-adjusted life-years (DALYs) for 333 diseases and injuries and healthy life expectancy (HALE)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6: a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Lancet 2017;390:1260–1344

  [3]Bloom DE, Cafiero E, Jane-Llopis E et al. The global economic burden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PGDA Working Papers 8712, Program on the Global Demography of Aging

  [4]C. Hakulinen et al. Mental disorders and long-term labour market outcomes: nationwide cohort study of 2 055 720 individuals,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DOI: 10.1111/acps.13067

  [5]2017年中国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入院人数、人均医药费及中枢神经药物市场前景分析

精品栏目 疾病热文

精彩推荐

查看更多 >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抢挂专家号,咨询热心导诊MM

在线医院展播

更多
广告
下载APP,每天都能看健康猛料
39健康网-合作-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