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发现
快速导航
频道
女性
减肥
育儿
保健
美容
妇科
饮食
中医
肿瘤
资讯
男性
诊疗
呼吸科
心血管
肝病科
更多
服务
问医生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名医在线
简单生活
热门疾病
高血压
阴道炎
肩周炎
脂肪肝
小儿咳嗽
糖尿病
首页 > 资讯 > 科研发现

这两种容易致畸致残的关节炎,JAK抑制剂或将带来新突破!

2019-09-17 00:00:04来源:医学界

  自身免疫疾病的特征通常表现为细胞因子信号的异常传导,利用单克隆抗体及其他可注射生物制剂靶向单个细胞因子或其受体,在多种自身免疫疾病中具有治疗功效,其中包括类风湿关节炎(RA)、银屑病关节炎(PsA)、强直性脊柱炎(AS)等。

  而这些疾病中的许多促炎症因子均是通过Janus激酶-信号转导与转录激活子(JAK-STAT)信号通路发出信号,因此,开发靶向JAK-STAT通路的药物一直是研究热点。

  那么在RA治疗过程中表现不俗的JAK抑制剂托法替布,在PsA和AS的疗效又如何呢?对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薛静教授针对目前PsA和AS所面临的治疗困境,解析了JAK抑制剂带来的治疗新突破。

  

  银屑病关节炎

  01 JAK信号通路,为PsA治疗探求新可能

  PsA是一种慢性自身免疫炎性疾病,可能影响外周关节、肌腱、韧带或皮肤。PsA的症状可能包括诸如关节僵硬和疼痛、脚趾和/或手指肿胀、运动范围缩小等等,给患者生活带来极大不便。根据调查显示,大部分PsA患者生活质量难以改善,81%患者手脚仍旧疼痛或肿胀,这意味着PsA患者的治疗正面临极大的挑战,亟需有能为他们改善病情的新药出现。

  脊柱关节炎(SpA)包括PsA和AS以及更广泛的炎症性疾病。一项旨在探讨JAK抑制剂在潜在的SpA发病机制中的作用的研究显示,JAK信号通路调控SpA机制相关的先天性和适应性免疫细胞,炎性因子通过JAK1/JAK3信号通路,促进CD4+T细胞分泌破骨细胞分化因子(RANKL),最终导致关节损伤。

  最新研究表明,与SpA发病相关的多种主要细胞因子通路信号能够被JAK抑制剂直接阻断,主要包括干扰素(IFNγ), 白细胞介素7(IL-7), IL-12, IL-15, IL-22和IL-23,而其他重要细胞因子,如肿瘤坏死因子(TNF-α), IL-1和IL-17,虽然独立于JAK信号,但其表达受JAK依赖性细胞因子调节,因此可通过JAK抑制剂被间接阻断。

  02 两项关键研究,为PsA患者找到新希望

  JAK通路被认为在PsA的炎症反应中发挥了重要作用,JAK抑制剂托法替布能有效抑制细胞信号传导、相关基因表达和激活,从而改善病情。早在2017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托法替布用于治疗罹患活动性PsA的成年患者。

  薛静教授表示这次FDA批准托法替布用于治疗活动性PsA的成年患者的决定,是基于临床III 期OPAL(Oral Psoriatic Arthritis Trial)研究结果,这项研究包含两个关键试验,分别是OPAL Broaden 和 OPAL Beyond。两项试验结果已经在2017年10月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这两项关键性研究均达到了两个主要疗效终点:与安慰剂治疗组相比,接受托法替布 5mg BID与非生物制剂类的改善病情抗风湿药物(DMARDs)联合治疗的患者在3个月时,在ACR20的指标以及健康评估问卷—残疾指数(HAQ-DI)上都显示出有统计学意义的改善。

  OPAL Broaden是一项为期12个月的研究,受试者是对非生物制剂类DMARDs反应不足,且未使用过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TNFi)的活动性PsA成年患者。研究结果如图1所示:接受托法替布 5mg BID的患者有50%在3个月时达到ACR20缓解,而接受安慰剂的患者是33%(p≤0.05)。

  OPAL Beyond则是一项为期6个月的对活动性PsA成年患者(根据银屑病关节炎分类标准:CASPAR)的研究,所有患者都需要接受稳定、单独的背景剂量非生物制剂类DMARDs。研究结果如图2所示,接受托法替布 5mg BID的患者有50%在3个月时达到ACR20缓解,而接受安慰剂的患者是24%(p≤0.05)。

  综上研究表明:JAK抑制剂可显著并持续地改善csDMARDs或TNFi治疗应答不佳PsA患者的关节症状、皮肤症状和身体功能。

  2018年,美国风湿病学会(ACR)指南推荐托法替布用于治疗罹患活动性PsA的成年患者,与此同时,《2018年ACR/美国银屑病基金会(NPF)指南》也推荐JAK抑制剂用于经口服小分子药物(oral small molecule drugs,OSM)治疗不佳或TNFi存在禁忌症的活动性PsA治疗。

  强直性脊柱炎

  03 JAK抑制剂或成治疗AS的又一利器

  AS是一种慢性炎症性疾病,以脊柱为主要病变部位的慢性病,累及骶髂关节,引起脊柱强直和纤维化,造成不同程度眼、肺、肌肉、骨骼病变。目前,关于AS机制研究主要涉及基因、肠道微生物和性别,但具体发病机制尚未明确。

  一篇强调风湿性疾病(包括AS、PsA)的最新基因和表观遗传学的综述研究发现,AS与PsA属风湿性疾病同一亚组,均为MHC I型/IL23R/ERAP1组,这有利于在未来研究中,能进行更有效的风湿性疾病管理选择。同时,基于JAK抑制剂托法替布在PsA治疗过程中的卓越表现,也启发了其在AS治疗的新思路。

  目前包括TNFi,抗IL-17A等用于治疗AS并已取得一定效果,但种类毕竟有限,且长时间用药产生的免疫原性等不良反应限制其长期应用。研究表明,JAK抑制剂托法替布,能够在IL-17、IL-21和IL-23的炎症级联反应中发挥阻断作用,从而缓解AS患者症状。

  据报道,与使用安慰剂相比,在每天两次5mg低剂量的情况下,分别有63%和40%的患者在12周后达到强直性脊柱炎评估指标(ASAS20)。

  2016年欧洲风湿病年会上发表的一项为期16周的Ⅱ期、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探讨了不同剂量托法替布治疗AS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结果发现,口服托法替布5mg及10mg每日两次均可以有效而迅速地缓解AS病情并改善磁共振骶髂关节及脊柱炎症,而且安全性良好,这提示托法替布有望成为治疗AS的又一利器。

  另一项研究肯定了新的JAK抑制剂可显著缓解AS患者症状。TORTUGA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JAK抑制剂在既往2种及以上非甾体抗炎药(NSAIDs)无应答或不耐受活动性AS患者中的疗效。研究表明JAK抑制剂显著改善一线治疗无应答AS患者的临床症状。

  04 小结

  JAK在许多细胞因子受体介导的信号传导中起到枢纽作用,兼具激活蛋白及下游信号通路及抑制其激活作用的双重功能。JAK不同的亚型(JAK1、JAK2、JAK3和TYK2)只会被特定的细胞因子所激活,从而在相关的生理活动中发挥作用。因为这种选择性,针对特定疾病治疗的JAK抑制剂应运而生,首个上市的JAK抑制剂托法替布(尚杰)作为重要代表。

  薛静教授表示,托法替布不仅在RA(原适应证)的治疗上有不俗的表现,而且用于PsA和AS的治疗也得到了大量临床研究的循证支持。通过探索PsA和AS的发病机制,与JAK抑制剂选择性靶点的相关性,托法替布为更多风湿性疾病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与选择。

  参考文献:

  [1] Giacomelli R, et al. Rheumatology (Oxford).2015;54(5):792-797.

  [2] Veale DJ, et al. Rheumatology (Oxford). 2019 Feb 1;58(2):197-205.

  [3] Arthritis Rheumatol. 2019 Jan;71(1):5-32

  [4] Masaru Kato, et al. Rheumatol Int. 2018 Aug;38(8):1333-1338.

  [5] RMD Open. 2019 Jan 11;5(1):e000808. doi: 10.1136/rmdopen-2018-000808. eCollection 2019.

  [6] N Engl J Med 2017;377:1525-36

  [7] Masaru Kato, et al. Rheumatol Int. 2018 Aug;38(8):1333-1338.

  [8] van der Heijde D, et al. Ann Rheum Dis 2017;0:1–8. doi:10.1136/annrheumdis-2016-210322

分享至
相关推荐39精品39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