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瘾君子」的自救之路

2018-10-12 09:18:19 39深呼吸

点击上方蓝色微信名↑↑

关注39深呼吸,看到不同寻常的医药健康深度内容

43岁的刘建业是个20来年的「瘾君子」,目前戒毒3年多没有复吸。至于花在毒品的钱,他说「一年按20万算,也快有400万了。」以前有缉毒大队的去叫他做报告,他拒绝了,「觉得吸毒是件很丢脸的事。」

诱惑与烦恼

如果倒退到1994年,他或许会拦住那个少年,毫不犹豫地拒绝那个对他说「吃了以后就不会想那么多」的人。

吸毒人群总数并不是个小数目,据国家禁毒办发布的《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5.3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1.9%,增幅较上年下降5个百分点。

在全国现有吸毒人员中,不满18岁1.5万人,占0.6%;18岁至35岁141.9万名,占55.6%。|图:originoo.com

决定的瞬间,可能只有一秒,而这一秒带来的恶果,却耗了他20年才能摆脱。20年前,刘建业的烦恼来自妻子和钱。据他介绍,当时的他在开厂,批发货品到武汉。妻子花销比较大,并且夫妻吵架频繁,妻子担心他在外面找女人。「因为那个时候,我算得上高、富、帅。」就这样,他吵架后就去找邻居玩,但是,他们都在吸毒。

他自己吃第一口就晕了,吐了很多次后躺床上起不来,「的确头脑一片空白」。一次、两次、三次……刘建业就这样上路了。开始还担心,吃了几次就没吃,上瘾之后,才知道危害。

那个年代还没有手机,条件好的有个哔哔机。开始用的海洛因是别人抵押给他邻居的,邻居就上瘾了。后来他拿货,就依靠一起吃的人相互介绍。

海洛因医学上曾广泛用于麻醉镇痛,但成瘾快,极难戒断。长期使用会破坏人的免疫功能,并导致心、肝、肾等主要脏器的损害。|图:originoo.com

「平时160-180元一克,过年的时候抓得紧,货少了,卖到了1600元一克还特别难买。两个月后,价格到了800元一克,维持了十来年,2006年开始600-700元一克,我戒之前几年500元一克。并不是价格便宜了,而是添加了很多东西,贩毒的知道吸毒的没钱,就想办法加料,这样的价格好卖,但东西远不如从前。如果我再吃,要是拿得到以前的东西,就算5000多我也会买」。

后来才有冰毒,刘建业听说冰毒能够帮助戒海洛因,就吃了一年半,吃得自己产生幻觉后才没吃。

相对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新型毒品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是由国际禁毒公约和我国法律法规所规定管制的、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的精神药品(毒品)。

目前在我国流行滥用的摇头丸等新型毒品多发生在娱乐场所,所以又被称为「俱乐部毒品」、「休闲毒品」、「假日毒品」。

济南一份报告显示初次吸食摇头丸者有68%是受到了朋友的蛊惑,或被朋友偷放在啤酒、饮料中服用,以后便逐渐地变成主动服食。|图:originoo.com

由于科学技术和制药工业的进步和发展,精神药物的范围和种类不是固定不变的,新型毒品滥用的品种也将不断增多。

根据新型毒品的毒理学性质,可以将其分为四类:

第一类以中枢兴奋作用为主,代表物质是包括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在内的苯丙胺类兴奋剂;

第二类是致幻剂,代表物质有麦角乙二胺(LSD)、麦司卡林和分离性麻醉剂(苯环利定和氯胺酮);

第三类兼具兴奋和致幻作用,代表物质是二亚甲基双氧安非他明(MDMA,我国俗称摇头丸);

第四类是一些以中枢抑制作用为主的物质,包括三唑仑、氟硝安定和γ-羟丁酸等。

三十多次的失败

用刘建业的话说,他戒过三四十次,而最后一次,是2015年初,他父亲在医院查出了癌症,「我自己特别后悔,所以下定决心戒掉。一直在父亲身边照顾两年多,我觉得如果不这样,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父亲重病期间,我一直在床边喂他吃、喝,给他抹澡,所以父亲走得也很安心。」

之前失败的三十几次,哄自己复吸的理由总是很相似:「没必要费这个精力去戒」。

精神依赖即「心瘾」或「想瘾」的长期存在是复吸的主要原因。|图:originoo.com

刘建业最难受的一次是家里人找人把他抓进去,那是他第一次进戒毒所,那时他恨他的家人。

母亲在他身上也费了不少心思,有一次他母亲看到他和一个吸毒的人在说话,以为他拿了毒品,就在开车的时候搜他身,他阻止,车还撞坏了。

刘建业去过很多戒毒所,他母亲本来还想带他去做开颅手术,他知道后马上就离开了家,在外面呆了一段时间,没去成。「如果那次去了西安,我都傻掉了」。

开颅戒毒术在国内已于2004年被卫生部叫停,此手术最先由俄罗斯科学家发明,利用医疗设备,确定脑内毒品渴求区「毒瘾位置」,将高温细针插入脑内,损毁毒品心瘾渴求区。

但是,刘建业知道,要不是母亲,自己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毒品剂量过多就会导致休克死亡,我去医院抢救过5、6次」。清醒后,他看到母亲眼里透露着的满是无助,「天天担心我,但从来没见她哭过」。

不仅如此,据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资料显示,吸毒还会引发一系列病症,比如艾滋病、结核病、各种传染性肝炎、皮肤感染、血管炎、心内膜炎、败血症、肺栓塞及其他部位栓塞、血管损害、痢疾、破伤风、神经系统并发症、骨、关节、肌肉的炎症和损害、肾功能衰竭等。据相关报道显示,目前,吸毒人员的病残比例达30%,2017年,全国戒毒人员就诊量为290万人次。

不要为复吸找任何理由

刘建业认为,戒毒就是戒毒,不要为自己找复吸的理由。「我们戒毒后都要面对生活,面对社会,如果遇到什么事就吸毒,那我认为就是给自己找吸毒的理由」。

戒毒期间晚上很难睡觉,刘建业就选择听书和催眠曲,这样比较容易入睡。刘建业也会使用美沙酮维持治疗。美沙酮本是一种精神类药品,药效与吗啡相似。

通常情况下,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项目采用的都是门诊模式,病人每天前往门诊,由门诊医务人员询问相关病史并开具处方后,领取美沙酮当面服用,病人不得将美沙酮带出门诊服用。

现在刘建业没时间就不会去,最长的一次,一个月没去吃。「我吃美沙酮吃怕了,戒起来要命,比戒毒难受多了」。

20世纪70年代初,香港地区实施美沙酮治疗计划,取得满意的效果,被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是亚洲地区较好的戒毒模式。|网络图片

刘建业说,「如果是吃冰,可以去医院打吊针,氨基酸、盐水、葡萄糖,多打几次排排毒,这样身体恢复得快。我有时间也会想(复吸),但是自己心态调整好一晃就过了,久而久之自己也就不会想了。自己要学会调节,我养了四只狗,以前自己种了很多花和多肉,养了鱼。有钱的时候天天吸毒也开心不了,而现在,没钱但知道怎样调节生活后,自己也开心」。

毒品夺走了刘建业的什么?青春、发展机会、还有尊严。「别人都害怕我,让我失去了尊严,变得很少与人交往,很自卑,讨厌别人看我的眼神。吸毒让我失去太多太多,最遭殃的还是家人。如果戒掉了最起码还有机会,不戒掉连机会都没有,难道我到山穷水尽才戒?那样生不如死,我都不敢想」。

戒毒群成贩毒群

近几年不少新闻报道,快递行业成为贩毒的新渠道。然而,在互联网环境下,有些人还疑似通过「群」沟通贩毒信息,39深呼吸(ID:shenhuxi39)以「戒毒」为关键词搜索qq群,选择一个群加进去后,却发现一个名叫「出肉免押金面交」的管理员发群消息说:「拿货找我,私下交易被骗不要找我」。

现在该群已将群名称改为「溜友」。随后,有三个人通过群私信39深呼吸(ID:shenhuxi39),消息内容为「要肉加我」、「要货加我」、「要肉?」。经简单询问,一个说350一克,一个说「化合三百、植物五百」。

除此之外,有些群名跟「戒毒」相关的群,点击申请加群后,出现的却是「拿货+q:35XXXXXX」的提示,并不能真的加入群聊。

韩国有部电视剧,叫《机智的监狱生活》,里面有个吸毒的人物叫小迷糊,在监狱里,小迷糊经过身体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终于戒掉毒瘾,但是,在出狱时,看到自己的亲人和爱人并没有来接自己(其实是误会,父母和爱人都在家等他。他母亲特意没做生意,并在门店门口上贴上通知:「今天休业,儿子出狱,请祝贺我们吧,我会将他重新调教成人」),最后没有回家,在毒贩的引诱下(不知道是不是警察的测试),复吸了,被警察带走。背景乐响起,歌词是:回家的路有时太漫长……

吸毒,一旦开始,就注定不好回头。

毒品面前「人人平等」。其实毒品并不在乎你有多大的意志,它只在意如何让你迅速上瘾,并且完全控制你的躯体,成为它的傀儡。虽然戒毒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但这并不能成为不戒的理由,要知道毒品足以毁掉的不仅仅是个人、更是一个温馨和谐的家、一个稳定平安的社会。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建业为化名)

(39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