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万家庭的“难言之隐”:有这些习惯的人,正在走向“无精”

2018-09-29 09:23:34 39深呼吸

点击上方蓝色微信名↑↑

关注39深呼吸,看到不同寻常的医药健康深度内容

「黄祸」,这个词在欧洲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三次以上,第一次是匈奴人西迁,被称为上帝之鞭;第二次是蒙古帝国西征,第三次是近年来由于意识形态被西方国家重提的一种阴谋论。其核心本质都是在突出以中国人为主的黄种人由于人数众多,生育力极强,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给西方国家所带来的威胁。

然而,在未来,一直被西方国家诟病的中国人口庞大数量可能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

这和生育意愿无关!

而是中国30岁以上男性的精子质量呈现出快速持续下滑。「绝种」的中国男人很可能不再是危言耸听,或者隐晦地影射某些方面。

「50年后,中国甚至是全世界的男人会不会都患上无精子症,男人会不会被毁灭?」

无精子症是指3次及3次以上的精液检查并经3000g高速离心15min,镜下检查仍未见精子,同时排除逆行射 精和不射 精。|图:originoo.com

在阿特伍德的小说《使女的故事》中,由于人类面临环境污染和生育力低下的威胁,基列国把有生育能力的女性称为「使女」,逼迫她们成为生育工具。而在现实生活中,男性生育能力的下降速度已远超于女性,短短40年间,男性精子数量下降一半,锐减的精子再一次提醒着我们,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使男」的故事将会真实上演。

男性精子质量下降牵扯到人类灭亡,相信不少人会觉得过于夸张,但是,事实更为残酷,我国每年就有700万的家庭,最后因为男性「无精」而走向求医、丁克、借精、婚姻破裂的道路,这一数字每年还在持续上升中,家住广州的李恪就是其中一员。

8月17日,是中国传统的七夕节,31岁的李恪却没有和妻子庆祝,而是独自一人坐在医院泌尿外科的长凳上,头深深地埋在两腿间,一份精液质量报告显示,结婚六年来一直未能如愿等来的宝宝,原来问题一直在自己身上。

六年的时间里,看着妻子跑遍了各大医院,做了包括输卵管造影、宫腔镜等所有女性不孕因素的检查,均未发现存在影响生育的不利因素。万般无奈之下,他才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原因出在自己身上——他是一个无精症患者。

有统计显示,全世界的育龄夫妇不孕不育患者达10%-15%,其中男性因素导致的不孕约占50%。|图:originoo.com

长时间以来,现代医学一直认为不孕不育是女性的专属问题,社会上和老百姓的观念中,一旦怀不上孩子,责任往往归咎于女方,但众多的证据显示,仅有一半不到的生育问题与女性相关,另一半出在男性身上,更准确地说是出在精子身上。

终有一天男性将全部患无精子症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计生研究所原所长熊承良在今年9月初的一次会议上指出,男性精液质量下滑的趋势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放开二胎后,30岁后的大龄男性的生育力堪忧。

据高龄男性精液参数的系统统计发现,高龄男性的精子参数逐年下降,包括精子浓度、精子质量、精子活力和正常形态精子数目,下降速度分别为0.3%、0.4%、0.6%和0.7%。

这组数据说明什么问题?熊承良分析道,按照这个速度,终有一天中国男性甚至全世界男性或将全部患上无精子症,「想想还是很可怕的。」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调查报告。

而在世界的另一边,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一份调查报告,也证实了熊承良的猜想,男性的精子数量在过去的40年间足足减少了59.3%,精子浓度下降了52.4%。他们分析了来自北美洲、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4.3万名男性身体数据,从1973年至2011年共开展了185次研究,堪称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其实自1992年,首次有研究报告人类精子质量下降以来,医学界就从未传来什么好消息,但质疑的声音始终存在,比如样本来自求医问诊的不育男性因而不具有说服力,或者不同的年龄及禁欲情况歪曲了数据等。

但本次从1973年至2011年间7500项相关研究中筛选出185项、排除了瑕疵数据的荟萃分析再一次提醒人类,我们恐怕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地忽视这个问题。

为应对日益严峻的精子质量下降的状况,近年来,欧美国家纷纷加大对生殖健康教育或预防医学方面的投入:美国加强对男性的生殖基础研究和流行病学研究,日本建立精液质量数据库,法国开展长期动态的精子质量监测网点等。

反观我国,在面对不能生育的问题时,依然把责任推卸给女方。

是谁谋杀了大龄男性的精子?

男性生育能力正在快速下降,精子也许是受现代生活荼毒最惨重的受害者。

27岁的蒋先生住在东莞,从事制鞋行业,2016年结婚,同年打算生育,于是和妻子到医院做了孕前检查,以了解双方的身体情况,第一次医院检查精液的结果:

2016年3月,精子数量为112.7百万/ml精液,活动力23%。

医生告诉蒋先生精子数量很好,精子活力稍微偏低一点,问题不是很大,建议回家积极备孕。

一个月后,心急的蒋先生发现妻子并无动静,再次来到医院复查,精子数量降到16.21百万/ml精液,活动力21%,精子已经明显开始减少,在医生建议下服用药物治疗,2个月后再次复查精液,精子数量为6.9百万/ml精液,前向运动的精子数为0!

三个月时间,蒋先生的精子由一亿多条每毫升精液,变成六百九十万每毫升,且活动力为0,精子几乎都为死精,这样下去,是不可能自然怀孕。从此,蒋先生便开始了不孕不育的求治之路。

可精子的数量仍在进行性下降,即使是吃着药,也没能改善精液质量,反而不断在减少,这让蒋先生和医生都感到恐慌,2016年11月,第五次的报告显示蒋先生的3.0毫升精液里已经几乎找不到精子。

2016年11月,精子数量「镜下偶见」。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祝亚桥表示,直至最后才发现,蒋先生自从改做制鞋后,精子的质量开始出现明显下降,皮鞋厂的有害物质是导致蒋先生精子「灭绝」的主要原因。

正常来说,男性每次射出后,精子的数量在2亿左右,其中只有1万个精子能够达到输卵管附近,想要成功受精,它们需要从阴道一路游向卵子,15厘米的距离,从一开始,各种因素都会使得受精变得艰难:精子过少、运动能力低、畸形以及最为严重的无精。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似乎都能跟它扯上关系,除了显而易见的生活、工作环境污染外,「如今,各阶层的生活压力堪称前所未有,这种压力不再仅仅是吃饱穿暖的生存问题,而是沉重的房贷、迫在眉睫的业绩、堆积如山的任务。年纪轻轻就开始饱受生理或心理的威胁,这时身体只有一个反应,释放对精子有害的肾上腺素。」 祝亚桥说道。

「刚结婚的时候,想着先打拼几年,还年轻孩子不急着要,等到事业有成想要孩子时,发现生不了了。」来自上海的王宇已经结婚5年,妻子迟迟无法怀孕,经过检查,妻子没问题,问题出在了王宇的身上,虽然精子的密度和活力都正常,但畸形率高达99%。

医生问起王宇的日常生活,「我从不吸烟喝酒,不过,我从事电脑设计,一天要用电脑10个小时以上,熬夜也是常事,压力比较大。」

除此之外,酒精、吸烟、肥胖、药物、噪音、久坐都被怀疑是造成男性精子质量下降甚至无精的「凶手」之一,在各式各样的原因中,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的生育能力变化实在太快,因此不可能是基因变化带来的结果,换句话说,迅速变化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才是生育能力下降的罪魁祸首。

拒绝长时间让「蛋蛋」处在高温环境作业中。|图:originoo.com

无精后的「备胎」,中国精子库在闹「精荒」

当丈夫无精后,若想怀孕,妻子必须接受人工授精。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合法获取精子的渠道也只有一个——人类精子库。据悉,截止目前经过卫生部门审批的人类精子库在中国大陆将近20家,也被认为是「无精」家庭最后的选择。

截至2012年12月31日经批准设置人类精子库机构名单。|网络截图

殊不知,精子库也面临着 「精荒」,导致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作为捐精主力的大学生精子质量开始下降了,据相关文献及2015年全国男科年会公布的数据,目前上海志愿捐精者的合格率不超过21%,河南精子库捐献合格率为22%,北京合格供精者仅15%。

据相关人士透露,单单是等待「精源」,预约就已经排到两年之后了……

国内最大人类精子库——中信湘雅人类精子库近年来精子库入库合格率呈持续下降趋势。|网络截图

此外,使用「捐精者」精子生子的家庭,还面临着众多不可预知的风险。

今年36岁的李艳抱着1岁半的女儿,面色枯黄,丝毫看不出求子5年终于得子的喜悦感。

2012年,世界没有迎来末日,但对于李艳来说,末日却在这个家庭上演,经过各种检查发现,丈夫患上了弱精症,能生育的机会极小,想要孩子只能求助捐精,丈夫知道是自己的问题后,虽然沉默不语还是点头答应了人工授精。

2017年,通过人工授精,李艳生出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本以为有了孩子幸福的家庭生活就要开始,可丈夫却并没有如预期中的开心,对于初生的女儿,丈夫眼神中透露着疏离感,回家的时间开始越来越晚,即使回到家也是埋头打游戏,并不主动照顾和抱孩子,李艳知道丈夫的心思,女儿没有一星半点的像他,他也仅为法律上女儿的父亲。

李艳想到带丈夫去看心理医生,但事情本身就连她自己都难以启齿,她也陷入了无尽的忧郁之中。

男人「无精」未必不能生育

50年后才出现的无精问题,对于正在看这篇文章的男性来说,也早已过了生育年龄,但为了避免「悲剧」的出现,医学界也正在「绞尽脑汁」寻找各种应对措施。

祝亚桥医生表示,对于「无精症」的患者医生会先看他是属于梗阻性无精症还是非梗阻性无精症,治疗策略也有所不同。

非梗阻性的无精症患者,有可能是由于促性腺激素分泌不足、睾 丸本身发育不良、化疗药物影响等导致睾 丸自身的造精功能出现异常,无法产生精子。

一般会给予一段时间的内分泌治疗,通过药物有10%-15%的患者能够在精液中找到精子,然后利用这些精子,通过辅助生殖技术达到生育目的。

对于内分泌治疗失败,未出现精子者,还可以通过手术,切开睾 丸,睾 丸的某些局部,还存在一部分能够正常生精的曲细精管,在睾 丸里面「搜」出这些造精组织,并将其分离出来,然后在体外进行取精,通过单精子注射卵子获得胚胎,来帮助非梗阻性无精症患者。


睾 丸显微取精可以在直视下分离出非梗阻无精症患者局灶性的曲细精管。|网络图片

如果属于梗阻性无精症患者,多是由于泌尿系感染、先天性输精管发育不良、外生殖器损伤等原因造成精子输出管道阻塞,从而引发无精,这类患者睾 丸本身具备正常的造精功能,可以通过手术如复通术,打通阻塞的输精管,从而达到正常的生育。

采用辅助生殖技术,费用昂贵不说,风险也不小,对此医学家史蒂芬·赫梅利克认为,男性的自我预防远比依靠医疗手段来的更为安全、可靠,很多时候,只要男性稍微做出一点改变,如释放压力,多吃蔬果、少吃肉,戒烟戒酒,多多休息,也许就能解决上述的问题。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恪、王宇、李艳均为化名)

(39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