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奇迹」:中国试管婴儿30年

2018-08-14 19:44:30 39深呼吸

点击上方蓝色微信名↑↑

关注39深呼吸,看到不同寻常的医药健康深度内容

  「结婚第二年,就开始有人指指点点,而结婚第三年,这些指指点点已经明目张胆。」

  34岁的刘忻云(化名)在丈夫入睡后,悄悄来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仰望依然带着红色的吊灯,上面的红色依然存在,但相比前不久邻居抱着宝宝送上门的红色鸡蛋,显然已经蒙上了不少灰尘。

  「他会离我而去吗?他会出轨吗?如果明年还是没有孩子,他会离婚吗?」

  「如果离婚,我该去哪里?」

  越来越多的问题开始萦绕在她的脑海,她已经不敢想象更多,透过客厅的门缝,丈夫已经在床上深深睡去,宽阔的背影似乎离她越来越远。

张女士(化名)婚后两年一直未孕,多放求治后终于成功怀孕。她将一面写着「送子观音,医德双馨」的锦旗送到了医生手中。丨图片来源:水滴健康


  「在中国,每8对夫妇中就有1对存在不孕不育的问题,而这一数字还在继续上升。」上海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滕晓明教授告诉39深呼吸(shenhuxi39),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文化及家庭环境中,不孕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而会更加明显的表现为家庭矛盾及婚姻问题,由不孕不育引发的离婚案件、家暴案件,乃至人伦悲剧已屡见不鲜,辅助生殖技术的进步与推广对于中国家庭的积极意义不可估量。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在封建时代的中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后者可停妻再娶,甚至休妻。

  作为宫廷剧的代表之一的《甄嬛传》就将女子「母凭子贵」的现象刻画的极为现实、残酷。在剧中,皇后乌拉那拉氏在自己的孩子夭折后一直无法生育,尽管坐上皇后的宝座,也得不到皇上的垂爱,为此,她心生嫉妒,三番五次残害怀有子嗣的妃嫔。因为她知道,一旦其他妃嫔怀有子嗣,自己的皇后之位总有一天会不保。

  这主要因为,在古代,孩子直接意味着地位、身份。

2.webp

《芈月传》苣姬剧照


  事实上,为了生出孩子,古代的中医郎中们也是绞尽脑汁,甚至开出了不少匪夷所思的奇方,耳穴法就是其中之一。

  据39深呼吸(shenhuxi39)了解,该法认为耳廓的神经、血管最为丰富,刺激耳甲廓、耳甲腔等处,有调整机体内分泌系统以及内脏功能的作用,尤其是刺激迷走神经可影响胰岛素值,进而调节食欲,从而达到调整身体的效果。

  而在12世纪的欧洲,一本名为《The Trotula》的医学文集更是离奇。据相关媒体报道,该书认为,营养不良肥胖都会影响怀孕。建议男性和女性都可以通过洗澡或是热砂的方式来排出体内的脂肪,而不是通过锻炼。

《The Trotula》内容页展示


  排除脂肪后,进行一个简单的测试,来判断男人或女人的怀孕能力:在两个容器中分别将男性和女性的尿液和小麦糠混合。放置9到10天以后,谁的尿液发散着臭味且充满蠕虫,谁就是罪魁祸首。

  如果是男性的问题,《The Trotula》建议增强男性欲望,同时列出了「洋葱,欧洲防风草等可以膨胀且产生种子的东西」。如果是女性不孕,则考虑问题的根源是热/冷和干/湿条件。

  为了计算出女性子宫的温度,《The Trotula》指示,女性将碎布用绳子捆绑,并浸泡在 「薄荷油、月桂或是其他热油」,将其插入到女性的阴道中,用绳子绑在她腿的周围,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睡眠。

  如果在早上,碎布掉落出来,便表示女性的身体太热;如果没有,则表示女性的身体太冷,其依据的原理是:性质相似,则会相互排斥。

  一旦得知了她的自然状态,作者建议以与女性「温度」相反的草药来熏蒸她:若是热性,应该使用「沼泽锦葵、紫罗兰和玫瑰泡水」;若是冷性,则应该使用「丁香、甘松、芦木安息香和肉豆蔻」。

《The Trotula》内容页展示


  当然,实践证明上述方法纯属无稽之谈。慢慢的,人们在不断的探寻真正的解决方案。而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辅助生殖技术开始快速发展。

  在1958年,西方科学家在绝经期妇女尿液提取物中发现了「宝」,此后,尿源性促性腺激素开始成功应用于不孕不育的治疗,并于1962年,成功帮助第一个婴儿出生。

  1978年,英国科学家让·普迪、罗伯特·爱德华兹及妇科医生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将培养皿中的单细胞胚胎分裂成8个细胞,并将其成功移植入母亲子宫内,推进了世界迎来首个试管婴儿Louise Brown。

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


  「自从1962年,在促性激素的帮助下第一个婴儿出生后,至今已有1300万对夫妇成功地将婴儿带回家。自从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Louise Brown出生以来,据估计,有650万婴儿在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下来到世界。如果没有辅助生殖技术,他们就不会存在。」促性腺激素之父布鲁诺·卢嫩菲尔德博士说道。

  这些技术在1988年才开始进入中国。


中国辅助生殖技术30年

  我国首例试管婴儿的诞生,足足比发达国家晚了10年。1988年,我国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北医三院」),辅助生殖技术正式进入公众视野。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生殖医学专科主任靳镭教授介绍,自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出生以来,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发展迅速,临床妊娠率从早期的6.4%提高到现在的32%,活婴分娩率达30%-35%。

  而截至2008年,我国已经成功出生3万多名试管婴儿,2016年我国完成试管婴儿治疗周期超过70万,2017年超80万。

  「1988年,我国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艰辛,能够成功完成试管婴儿实属不易。相关文献资料也是极为缺乏,国家又不提供任何资金援助。所有设备,如取卵针抑制管、试剂都是最原始。但就算是在这样艰辛的条件下,我们还是拥有了很多的开拓者,一大批的先辈在生殖分泌领域进行不断探索。」

1988年,「中国试管婴儿技术先行者」张丽珠教授克服重重难关,成功培育了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是国内现代生殖医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图为张丽珠教授与首例试管婴儿合影。


  1988年,「中国试管婴儿技术先行者」张丽珠教授克服重重难关,成功培育了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是国内现代生殖医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图为张丽珠教授与首例试管婴儿合影。

  靳镭教授指出,在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后,我国现代医学技术实现了重大突破。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不久,同年6月,我国首例供胚移植试管婴儿在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原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不孕与遗传专科医院)诞生。

  7年后,1995年2月,我国首例冷冻胚胎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出生。

  「此后,由于经济好转,国外学术交流推广增强,资讯接受程度逐渐透明化,各方面的临床研究开始普及,许多的大学和医院正式开展辅助生殖方面的临床工作,辅助生殖中心的数量在逐步增加。」靳镭教授说道。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2年,全国年均增加50个辅助生殖中心,2013年到2016年,全国年均增加20个辅助生殖中心。

  截至2017年,我国共有451个辅助生殖中心、23家人类精子库机构,专业人员逾万人,每年实施70万例以上,现已成为世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第一大国。

  当入局者不断增加,国家对于市场的监管力度就会日益加强。从2002年开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原国家卫计委)对于辅助生殖技术进行全面管理,针对中国大陆的所有医学的专业人员首次引入了准入制,根据医疗机构的技术、人员管理、资质、场地、设备,以及管理提出准入要求。

  「在卫健委的指导下,国内生殖中心越来越规范,具有严格的检查和评审,拿到准入证的机构每两年都要进行一次校验。但是随着人口政策的变化,高龄女性越来越多,这也需要我们跟随国家政策的变化调整我们的服务理念和技术。」靳镭教授坦言。



  如今,我国辅助生殖技术技术已经取得较大的进步,从过去的「生得出」,已经逐步过渡到「生得好」。例如,30年来,我国试管婴儿技术也历经了3次变革:

  一代试管婴儿技术(IVF-ET)针对女性不孕,解决卵子问题;

  二代试管婴儿技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ISCI)针对男性不育,解决精子问题;

  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PGS/PGD)针对特殊情况,筛选最优胚胎。

  值得注意的是,技术还在不断进步,不断突破。

深陷误区中的人

  然而,在生殖技术进步的同时,公众和患者却仍对辅助生殖技术存有诸多误解。这也直接导致很多患者在接受辅助生殖治疗前经历了曲折的求医历程,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金钱,耽误最佳治疗时间。

  以试管婴儿为例,不少患者认为,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的数字一、二、三是评判技术是否先进的唯一标准,殊不知,三者的区别其实仅仅代表着所对应的使用人群。

  据39深呼吸(shenhuxi39)了解,第一代试管技术,即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是将不孕症患者夫妇的精子和卵子取出,在体外培养皿的培养液中受精并发育成胚胎后,选取优质胚胎移植入患者的子宫腔内,胚胎发育而诞生婴儿的技术。

  该技术主要适用于输卵管性不孕、排卵障碍、部分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

  第二代试管技术,即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ICSI),是借助显微操作系统,直接将单个精子注射入卵细胞浆内使其受精。该技术主要用来治疗严重少精子症或严重弱精子症、无精子症患者。

  第三代试管技术,即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是为避免有遗传缺陷患儿的出生,以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为基础,结合显微操作、分子遗传学与分子生物学等技术,对配子或胚胎进行遗传学诊断,选择合适的胚胎移植入宫腔。主要针对性连锁隐性遗传病、单基因性遗传病、染色体结构与数目异常等人群。

  「技术的发展,有时候是相辅相成,不是更新换代。国外也根本不存在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的说法,适合哪种技术就该选择哪种技术,而不是被数字所误导,当然,也不能被价格带跑偏。」滕晓明教授说道。

  在生殖技术发展到现有阶段,不少患者或者求子心切的夫妻都寄希望于此,但也有不少人相信夸大的宣传,对技术盲目迷信,却对自身情况毫不自知。

  滕晓明教授曾经遇到一个患者,夫妻二人在外求医问药时间长达3-4年,多个检查报告均显示,妻子毫无问题,丈夫从不愿意做任何检查。在丈夫看来,他丝毫没有问题,生殖是女性的事,跟男性无关。

  「我就问男方是否有动过手术?预后好不好,他坚定的回答我说很好。我对此提出质疑,希望他把报告给我看,坚持让男方去做检查。但是男方很不情愿,觉得这是我对他的侮辱。」滕晓明教授介绍,在自己再三坚持下,男方检查后发现患有无精症。

过高的温度会造成精子活性降低或死亡,从而导致男性不育


此外,还有一些患者觉得自己掌握了一定医学知识,但对辅助生殖技术尚且存有一定误解。有一男性患者来找滕晓明教授,该男性患有严重少精症,精子量少,滕晓明教授判定他只能做第二代试管婴儿。

  然而,该男性的妻子不同意,认为试管婴儿质量较差,出来的孩子无论在智商还是身体健康状况都会有所缺陷。

  「有不少患者听信不实报道,认为美国的试管婴儿成功率是85%,泰国是80%,到中国只有30%,为此,他们会更愿意选择通过其他渠道远赴海外。他们不知道的事,在辅助生殖技术上,中外差距微乎其微。」滕晓明教授说道。

  对此,布鲁诺·卢嫩菲尔德博士也直言,目前中国辅助生殖技术与设备非常先进,全球许多生殖中心都采用的是中国设备。

  当然,也应该考虑到,辅助生殖是技术,技术就有成功有失败,它提供的是一种可能和希望,但它不是上帝之手,更不是送子娘娘。

  39深呼吸(shenhuxi39)在此提醒广大患者朋友,既然想要有所成就必须对国内正规医院的医生和技术设备怀有充足的信心,如果一次不行可以再来一次,除非医生放弃努力,生命中的那个天使总是有可能会来到你的面前。

(39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