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神疾病 > 精神科访谈

抑郁、网瘾、多动,是青少年三大“心魔”!医生逐一破解

2018-10-10 17:30:0039健康网A+

处于“学生”的花样年龄,本该充分的享受校园生活,但有人却不得不止步于校门前,在广州的某所高中,4名高一新生刚刚参加完军训,便不约而同的向学校提出了休学申请,绊住他们脚步的是不同类型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十年前,学生的心理问题很少有需要医疗干预的,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一名30年从事一线的心理教育的心理特级教师梅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青少年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恶化”并非仅发生在中国,“目前,全世界的青少年健康心理疾病发病率在20%左右,我们国家还低一点,但也在逐年增加。”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表示,随着社会的进步,成人世界的各种关系极容易影响到青少年,此外他们对环境的适应、人际关系的选择、学习方面的压力都是比过去大的多,这是导致我国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10月10日是第27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世界精神卫生日主题是:“健康心理,快乐人生”——关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潘集阳指出,如今儿童青少年躯体疾病的发病率逐年下降,但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其中儿童青少年时期主要的精神障碍包括抑郁症、网络成瘾和多动症

50%成人精神疾病来源于儿童时期

“从临床上来分析,大部分成人精神疾病在儿童青少年时期就有迹象出现,以抑郁症为例,成人抑郁症患者10个中有8个在初中就显露出了抑郁的症状。”潘集阳强调,一旦在儿童青少年期没有发现,到成人后发展将更严重。

据2005年WHO报告,在发达国家及少数发展中国家,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为12%~29%。Leckman和Leventhal估计全球儿童青少年中精神障碍患病率为7%~22%。有研究者认为成人精神障碍患者中约50%始发于儿童青少年时期。

一边是逐年上升的儿童青少年时期的精神障碍问题,而另一边占总人口2/5的儿童青少年人群只占用了全部精神障碍1/9的医疗资源,“中国更为严重,全国目前仅有3万多名精神科医生,其中经过专业认证的心理咨询师不到6000人。”潘集阳说道。

13岁少女因无人理解,觉得活着是累赘

13岁的少女小雯本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初二学生,可就在一年前的某次班级聚会活动上,小雯莫名的出现紧张、呼吸困难的症状,但却被在一旁的老师和同学认为在“博关注”,其他人难以理解,小雯则认为是老师和同学自己的世界观不同。

回到家后,心情苦闷的小雯将这件事与父母述说,让小雯没有想到的是,家长也无法赞同,觉得还是小雯自己内心不够强大,自此之后,小雯开始和周边人疏远开来,喜欢一个人独处,常常觉得活着是一种累赘,甚至开始考虑活着的意义。

这些压抑、不良的情绪导致小雯萌生了自杀的想法,曾一度将门窗紧闭,用烧纸产生的有毒气体来自杀,后因害怕自己的行为被母亲发现而终止。

或许是内心过于痛苦,小雯会偷偷划伤自己来宣泄。少女情绪低落的症状愈发加重,体重减轻,难以入睡,且呈现出晨重暮轻的现象,严重影响到了学习和生活,这时才引起家长的注意,被送到医院就诊。

潘集阳介绍,小雯的表现是“重性抑郁障碍”的典型症状,属于单相抑郁,是一种精神疾病,早在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中就指出,抑郁症已在“青少年疾病及残障”中排行首位。

“目前,中国的家长对孩子抑郁症的问题经常采取忽视,要么不理解,不认为是一种疾病,认为是学习压力造成,要么只想采取心理咨询,抗拒服用药物等。”潘集阳表示,对于重度抑郁障碍的治疗包括抗抑郁药物治疗改善抑郁心境。

研究已经证明,抑郁症患者存在着大脑结构性改变,发病时间越长、发作次数越多,对大脑的损害越明显,儿童一旦确诊,一定要尽早就医,足疗程治疗,不轻易停药减药。

青春期男孩:活在了一张无形的网里

1年前的小刘,还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孩子,但自从上了初中后,小刘开始有了手机,慢慢的对学习不上心起来,成绩的好坏,小刘一点也不在乎了,觉得自己似乎离不开手机,

只要有机会,小刘就会不自觉的拿起手机,刷刷朋友圈、微博,玩玩游戏,甚至可以和朋友一起出去活动时,小刘宁愿拿着手机看着无聊的毫无意义的网络视频或是游戏解说,也不愿放下手机。

小刘活在了一张无形的网里。

据一项调查报告显示,中国13岁至17岁的青少年在网民中网瘾比例最高,大学生网络成瘾率在9%以上。长时间上网会影响青少年的生长发育,同时也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及胃肠道功能紊乱等风险的发生,严重时会导致猝死。其次,网络成瘾者中约有五分之一的人罹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抑郁障碍或焦虑障碍远高于一般人群。

潘教授表示,按照国际研究标准,认为一旦连续上网游戏4个小时;无法控制自己;如果被阻止不上网后,出现负面的戒断症状;长期上网变得抑郁、焦虑;完全影响生活、家庭、学习,就可被认为是网络成瘾。

在治疗方面可以采取认知行为疗法、系统脱敏疗法及替代疗法等心理治疗。对于部分成瘾行为难以控制、带有冲动控制或者强迫色彩的患者需要考虑要配合药物。用于治疗网瘾的药物主要有抗抑郁药和情绪稳定药两大类,这些药物可以抑制多巴胺等神经递质的产生,减少人的兴奋度,从而起到戒除网瘾的目的。

坐立不安的男孩是“调皮”还是多动障碍?

9岁的小颜是被家长“拖”着来医院的,小颜的父母表示,3年前小颜突然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示,尤其是在吃饭、上课、做作业的时候经常发呆或做其他事情。

更闹心的是,小颜平时就静不下来,爱骚扰别人做事,还爱发脾气,玩游戏不遵守游戏规则,与同龄人相处存在问题,争吵是家常便饭。

种种的表现让潘集阳教授判断,这位9岁的小男孩应该是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多动症,以注意力不集中、容易分心、多动、冲动等行为为主要特征。

“大家往往认为,多动症就是小孩子不懂事,长大懂事就会好了。”潘集阳教授表示,有数据显示,若不医学干预,60%-80%的患者在青春期仍旧患有多动症,30%-40%的患者一直到成年后依然受到多动症的折磨,影响患者学业、身心健康以及成年后的家庭生活和社交能力。

潘教授建议,在ADHD的治疗上,最好根据患者及其家庭的特点制定综合性干预方案。药物治疗能够短期缓解部分症状,对于疾病给患者及其家庭带来的一系列不良影响则更多地依靠非药物治疗方法。

潘教授最后提醒,上述的三个案例只是儿童青少年期精神障碍常见类型的几种,常见的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还包括焦虑障碍、孤独症谱系障碍、双相情感障碍及精神分裂谱系等,一旦家长发现孩子精神异常,一定要尽早就医。



↑点击去参与测试 拜拜粗腰肥大腿↑

精彩推荐

查看更多 >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抢挂专家号,咨询热心导诊MM

在线医院展播

更多
广告
下载APP,每天都能看健康猛料
39健康网-合作-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