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药品 > 药师专栏

别把抗生素叫消炎药

2013-09-10 17:00:4639健康网A+

  打开中国老百姓家庭里的小药箱,几乎每家都有几盒“阿莫西林”备在那里。感冒发烧更是习惯性地来一句,吃点“消炎药”,阿莫西林就吃上了。说起滥用抗生素的危害,很多人知道(不知道的见文章后面的备注),但却很少能有人意识到阿莫西林就是抗生素,也很少有人知道这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是严格按照医生处方的用法用量,计算出片数后按片卖给患者的,不允许老百姓整盒整盒备在家里。中国老百姓完全是把阿莫西林、头孢、阿奇霉素等等的抗生素当成包治百病的消炎药用的,因此滥用了抗生素也不知情,而这其中的祸根,正是全民把抗生素叫成消炎药闹的。

  抗生素滥用的主要原因在医生

  对于中国滥用抗生素的根源,许多人将其归结为老百姓医学知识的缺乏,认为是老百姓滥用造成的,这太冤枉中国老百姓了。要知道,抗生素是处方药,绝大多数人手里的抗生素是从医院里开出来的,医院的医生滥开抗生素处方才直接导致了病人的滥用,在这一点上,我认同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道疾病方面专家钟南山的看法,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在中国医院,治疗一般的发烧感冒,有80%都使用抗生素,而事实证明是不需要的。”因此,滥用抗生素主要原因在医生身上,而医生滥用抗生素,有三方面深层次的原因:一是医术不精。二是医生出于自保心理。三是医生为追求经济利益。先说这第一条医术不精,有些医生自己都没掌握感冒不需要给病人用抗生素的知识,自己都没搞懂细菌和病毒的区别,就错误地将抗生素当消炎药开给感冒病人。

  有个讽刺这类医生的小故事很能说明问题。故事是这样的:在医院里有甲乙两个医生,正在给同一个病人看病,这个病人的脚扭了一下,肿得很厉害,但是皮肤一点没破,也没有发烧等其他症状,甲医生说:给他用些消炎药。乙医生说:皮肤没破,不应该用抗生素。这个乙医生就完全没搞懂甲医生所说的消炎药是什么,错误地理解为甲医生在说抗生素。我想读者里也会有人有这样的亲身经历:去医院看病,医生一看病情就说有炎症,随后问家里有没有消炎药,没有就给你开点,而他所谓的消炎药就是阿莫西林、头孢之类的抗生素,正因为他们这样的行为,老百姓才会把头孢之类的药当消炎药吃!我朋友的妈妈就是这样活生生的例子,稍微不舒服,不管什么毛病,都要吃点阿莫西林,每次我朋友跟她妈说感冒不要乱吃阿莫西林,她妈都说没事,问她为啥没事,她说医生说了,这是消炎药。她妈不仅自己这样乱吃,还要求身边的其他人稍有不舒服就吃。劝说不仅没用,还会遭致她妈妈的白眼或批评,我朋友也挺无奈的;再说这第二点——医生的自保心理。在医院里,有些医生会遇到主动要求抗生素的病人,医生不给他开抗生素他还跟医生急呢,医生为了自保也就开了。有时候,医生对病人说,你就是普通感冒,回家多休息多喝水就行了,不用开药,有病人能理解,放心地走了,可有些病人就会认为这医生水平太差,生病了怎么能不给开药呢,这不和XX功差不多了吗,追着医生给开点儿药,医生解释不通,也就给开了;第三点医生滥用抗生素的原因已经尽人皆知,在中国的“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下,医生的价值不能通过自身的技术来体现,而医生也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啊,有些医生为了追求经济利益,往往就倾向于给病人多开抗生素,深究起来部分原因要归结到医疗制度。

  炎症是怎么一回事儿?哪些药属于消炎药?

  我读过的所有专业类的医药书里,没有任何一本书会把抗生素叫成消炎药,正确的叫法都是抗菌药物,起的作用是对抗感染,而且是对抗由于细菌或者支原体等抗生素敏感菌引起的特定感染。使用抗生素把敏感菌造成的感染控制住后,由这些敏感菌感染引发的炎症自然也就消了。消炎的结果是伴随着抗生素与敏感菌做斗争并且取得胜利而来的。换句话说,如果身体的炎症不是敏感菌引发的,用了抗生素也起不到消炎的作用。

  炎症不是特定的某种疾病的名称,而是很多疾病都会表现出来的一个症状。细菌感染、病毒感染、真菌感染、过敏、跌打损伤等都可以引发人体表现出红、肿、热、痛等炎症。而抗生素只针对细菌等敏感菌的治疗,对病毒、真菌、过敏、跌打损伤等引发的炎症没有消炎作用。我知道你一定会问:“那消炎药都有哪些?”临床上通常把下面的两类药叫做消炎药,一类就是我们常说的激素,如可的松、氢化可的松、地塞米松等;另一类是消炎止痛药,如布洛芬、阿司匹林等。但请注意,对于具有正常免疫功能的人而言,可的松类激素是我们人体可以自己分泌的,感冒等引起的嗓子发炎是不需要额外使用消炎药来消炎的,好好休息,提高免疫力可以达到自愈的效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吃药一周好,不吃药七天好”,吃不吃药都是一样的病程。对于免疫系统异常的人而言,有时为了控制炎症症状会选用消炎药,但也会区分不同的炎症部位来选用不同的消炎药,比如过敏性鼻炎,常常选用激素类的鼻喷雾剂,而关节炎,则会选择消炎止痛类的布洛芬类药。

  合理使用抗生素是医生的责任和义务

  医生的一句“有炎症”不是对疾病给出的诊断,只是描述一个症状。指出具体病因以及受损部位的陈述才是明确的诊断,比如“细菌性肺炎”这样的陈述,明确了病因是“细菌性的”,给出了受损害部位是在“肺部”,而不是其他的部位。甚至更细一点,临床还能检测出是哪种菌感染,不同的感染菌对应着不同的抗生素选择,比如链球菌感染对应的选择可能是青霉素类的抗生素,而支原体感染对应的选择可能就是红霉素类的抗生素等等;另外,不同的感染部位也对应着不同的抗生素选择,感染发生在肺部、或者脑内,抗生素对应的选择也会不同,需要考虑具体抗生素在不同组织器官中的富集浓度,比如有的抗生素能穿透血脑屏障在脑内感染部位富集,而有的抗生素则完全被血脑屏障阻挡在外,对脑内感染无能为力。简单总结一句,抗生素是治疗敏感菌感染的、不同的抗生素治疗不同的敏感菌感染、不同的感染部位需要选用不同的抗生素,而且还要针对不同病人的身体状况做相应调整。看到这里明白了吧,网络上网友们常常问的“如何区分是病毒还是细菌感染?该吃哪种抗生素?”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是没办法回答的,也不是写篇科普文章就能教会老百姓的,干这活儿得需要接受过多年医学教育、并且有临床实践的专业医生,咱普通老百姓干不了这活儿。

  既然医生肩负着这么重要的合理使用抗生素的使命,那就有责任和义务做到不需要开抗生素时不开,必须开时和病人解释清楚抗生素的治病机理,而不是简单地用一句“这是消炎药”来误导老百姓。从源头上纠正滥用抗生素的现象,应该从为抗生素正名开始,在此呼吁广大的医务工作者,和患者解释抗生素这类药时,请别再把它们叫成消炎药!

  滥用抗生素会怎样?

  最严重的后果是产生超级细菌(看仔细了,产生的是“超级细菌”,不是“超级病毒”)。什么是“超级细菌”?形象点说就是一些细菌获得了一种或几种针对不同抗生素的盾牌,变得刀枪不入,很多抗生素拿它没办法,它所对应的医学词汇是“多重耐药细菌”。这类细菌在临床上已经有了,只是目前普通人还没有切身经历而已。比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就是一种这类的超级细菌,它的出现是伴随着青霉素的广泛使用而来的。我们都知道青霉素在1940年代初首次投入临床使用,被称为人类医药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但20年后,在1961年,英国就出现了这种不怕青霉素的超级细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目前它已经成为各国医院内部感染的重要病原菌之一,住院的病人、尤其是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深受其害。或许你会说,我身体很好,不去住院,可世事无常,谁又能保证自己不发生意外呢?就说几天前吧,我们医院接诊了一个以往身体特棒的病人,旅游爱好者,凌晨四点爬上长城的烽火台去看日出,一不留神脚下一空,滚下来摔成了重伤,做大手术就需要使用抗生素预防感染,如果住院期间感染上超级细菌,岂不更惨!如果我们国家抗生素滥用的现状不能彻底改观,可能未来超级耐药细菌就不止在医院泛滥了,一旦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环境中大规模出现超级细菌,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超级细菌的牺牲品,而且超级细菌不会识别国界,随着人员的往来,世界上每个角落上的人都可能会受到牵连,那将非常可怕,人类将又是面临一场不亚于大地震、海啸诸如此类的灾难。而大地震、海啸这类的灾难是天灾,超级细菌如果泛滥则是人祸。因此,遏制抗生素滥用,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作者:冀连梅 工作单位: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药房主任 执业药师)

精品栏目 疾病热文

精彩推荐

查看更多 >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抢挂专家号,咨询热心导诊MM

在线医院展播

更多
广告
下载APP,每天都能看健康猛料
39健康网-合作-导航